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快捷导航
0 1135

路上小心

1593_9969_12 于 2018-5-30 10:31 发表 [复制链接]
回忆:夏,如此之火辣,需要的冰凉早已被泪水所侵蚀,那棵永不凋谢的花朵,终于在这一刻被剪成碎片。分手……死亡……一句句分手与死亡……还有他的面孔回荡在她的脑海里,此时除了眼泪还是眼泪,她三月桃花般的脸已经被打湿的如此憔悴,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只有痛哭……“如雪……我……”客厅里陈逸飞吞吞吐吐地看着眼前的如雪,他好像想要说什么,但看着如雪又把话给吞了回去,他的表情与内心正在挣扎,脑海中不停的回荡是说还是不说。“怎么了,我亲爱的老公”,如雪可爱的摸了摸陈逸飞的脸,然后深深的在他侧脸上吻了一下,陈逸飞还是面无表情,心中充满了心事,终于他扶住了如雪的两个胳膊说:“如雪,我…我们分手吧!我想我已经不爱你了,我们不合适!”说完这些话,陈逸飞把脸侧在了一旁,眼角不由自主的流出泪水来,而如雪并没有观察到这一点,她只听到了那句分手吧……她想笑,可怎么也笑不出来,事情来的如此之快,仿佛是在做梦一般。但现实就是现实,而那句分手也是从与她相识相爱三年的陈逸飞口中说出,一直爱她如宝的陈逸飞怎么会突然说出分手?这实在让人难解。可如雪此时并没有冷静的去想这些,只知道他与自己分手了,眼泪啪啪……如豆珠般流下,小房间内已经哑口无声,寂静,寂静的让人害怕,仿佛死神将要到来……故事正题应该从两个月前的那次体检说起,陈逸飞,一个高大帅气绅士成功的男人,无疑不是这个社会的宝,更是每个女人的向往。胃一直在痛,每天的应酬让陈逸飞有点吃不消,但作为公司的**总监必须要去应酬,那天晚上应酬完后,感觉胃痛得十分难受,如千百蚂蚁在腐蚀,终于他吐出了一滩血,这也让他开始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医院挂号的人很多,陈逸飞一身休闲,有点不自在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体检室。“放松心情,深呼吸,平躺好,”医生说着让陈逸飞放松的话,一边拿着仪器开始检查,终于经过几道手续检查完毕。医生让他在外面休息室等待,说结果还需要一会,此时的陈逸飞心情百般复杂,心想“我会不会出现什么事情?会不会死……”一些可怕的猜想在他的思想中残绕。有时候人越是害怕某些事情,可事情却越拼命的赶来,发生!结果下来了,陈逸飞拿着那张体检化验单久久的发呆,忽然瘫痪在了地面。一个大男人流出了久违而不再坚强的泪水,癌症,胃癌,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上天跟陈逸飞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正处在事业巅峰与爱情双丰收的他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无疑不是深沉巨大的打击,陈逸飞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医院。那晚他把自己闷在了黑暗的屋子里,痛痛的哭,他想把这一生所有的泪水给哭尽,或者祈求用泪水来换回自己的生命,可是…可是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现实就是现实,有些事情是不能违背的,还是需要坚强的面对。他想把自己的事情与最亲爱的如雪说,可作为一个理智的男人他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对外界所有人封锁了消息,还与以往没有两样,只是…只是做出了一个让外界都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就是与如雪分手。分手的场景也就是故事前题如雪的那段回忆陈逸飞走出了房间,开着车疾驰的飞向这座城市的海边,这里是他与如雪经常来的地方,海很大很宽,波浪随着海风起起伏伏,碧蓝的海空上不时有海鸥飞过,可这些美丽的景色不再吸引着陈逸飞。他对着海嘶声裂肺的咆哮,眼泪啪啪流下,“为什么!为什么!啊……”声音凄惨悲凉,可能是喊累的原因,或者是心已经累了,他笔直的横身躺在了地面。房间内的如雪,泪水已经把眼睛打湿浮肿,床头上那朵陈逸飞送她的永不凋谢地红玫瑰正被她用剪刀一点一点的剪碎。两人的分手已经成为了朋友圈子的热议与猜论,电话铃声又疯狂的在陈逸飞耳边响起,“阳光总在风雨后,相信会有彩虹……”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铃声歌曲一遍又一遍响起,陈逸飞迷糊的拿起手机“喂,哪位?”“我说哥们,你们是怎么了!快给我回答!如雪那么好,你给她分手干什么!你对得起她吗!”电话那头正气氛责怪陈逸飞的是陈逸飞与如雪的最好朋友陈超,今天去如雪那里时,才得知两人分手了,这不零晨一点还不忘打电话责怪陈逸飞。“额,那个…那个啊超,现在很晚了,快睡吧,有些事明天再说”。“不!你现在就给我快点说清楚!不然…”嘟嘟…嘟嘟…电话被陈逸飞给挂断,他已经无法再入睡了,手痛苦的捂住头,一切的一切还有谁能理解呢?第二天“嘭,嘭,门与房间的门铃一直在响,这些是得知消息的好哥们与昨天的陈超,因为是哥们,他们才不会让陈逸飞犯如此之错误,怕陈逸飞是变心或者什么。陈逸飞穿着拖鞋,浮肿的眼泡,一身睡衣,蓬乱的头发,开了门。但门一开,一阵阵责骂,气氛在屋内渲染。“你…你到底怎么了!变心也没你这么变的啊!”“我看是吃撑了,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连如雪这么好的就能丢!”……屋内的几个好哥们七嘴八舌的指着陈逸飞,而陈逸飞也什么没说,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听着,终于等他们说的没话再说的时候,微微一笑:“大家起来那么早啊,是不是来陪我过周末呢?”“过周末!你还有心思过周末!你快说,为什么给如雪分手!”陈超一脸横肉,加上怒火的指着陈逸飞。“额,没有为什么啊,只是突然感觉不合适,就分了呗,你们要是来陪我过周末呢,咱们就好好开心的玩,其余的就别提”。“谁有心思陪你啊!如雪都伤心成什么样你还过周末,我浩然以后没你这个朋友!”浩然也是陈逸飞的哥们,但他更是倾向于如雪,因为他也曾经在三年前暗恋过如雪,可结果如雪跟了陈逸飞,这让他更是气愤。一番责骂,指责后,全部都离开了这里,诺大的房间突然间又空荡荡的剩下了陈逸飞。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角出现了迷离,缓慢的走进了卧室。时间在一天两天的飞过,而陈逸飞的时日也不多了,他在公司董事的力挽下,最终还是选择了辞职,这一系列的行动让人很是奇怪,有人猜测说陈逸飞疯了,又有人说陈逸飞学坏了是老板董事会辞掉他的。反正是一系列不好的**在抨击着陈逸飞,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所有朋友都认为他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可在他的内心处还是一直在喜欢着如雪,有时候会偷偷的走在如雪的门外,远远的看着那个熟悉的房间,这样他会安心一点。“如雪,不要再想那个负心人了!好的男人多得是,他陈逸飞算什么,以你的条件想找比他强的优越的一堆”。房间内的浩然正劝着如雪,可自从前几天的分手,如雪变得沉默寡言,而且很少出门,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俗话说是好的很多,可人就是很奇怪,偏偏中意一人,或者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又或者是日久生情,无人可代替吧。“好了浩然,我知道,我明白,我不会再去想他的”。“嗯,那就好哦,记住啊,有什么不开心或者想出去玩就找我哈。”时间已经过去俩月,陈逸飞有限的生命已经不多,他实在是想念如雪,可那种只能远观而不可近之的感觉让人是最痛苦的。那晚他约了陈超与浩然去喝酒,他想在死之前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两个哥们,然后再让他们转达给如雪,希望他不要生气,能找个更好的过完下半生。地点约到这座城市的某个夜吧内,时间是八点准时到,而作为东道主的陈逸飞是当然早早的就到了地方等着两个哥们的到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离八点还差十分,不一会陈超与浩然两人同时赴约,两人看着最近憔悴渐瘦的陈逸飞有些奇怪,都大吃一惊!毕竟因为与如雪的原因,三人也有个把月没见了。陈超:“逸飞!你…你在怎么瘦了好多啊!还如此憔悴!”浩然:“你…你小子是不是吸食毒品了?那玩意能玩吗?不能玩啊!你看你…”“没有,你看你俩这一来就瞎扯,今天请你们来是哥们都一个月没在一起了,想叙叙旧,:“去吧,路上小心点”随即浩然的眼睛中飘出诡异让人诧异带恨的眼神,走向了陈逸飞家里的那个方向〔47〕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8-5-30 10:3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明星用户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暴风影音论坛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226 )

    GMT+8, 2018-8-20 13:23 , Processed in 0.06514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快速发帖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