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快捷导航
0 375

重击

1593_9969_12 于 2018-5-30 10:33 发表 [复制链接]
在他旁边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警察,看样相似刚毕业没多久,也正一本正经用洞察的眼睛观察四周与地面的死尸。死尸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还好好的陈逸飞,陈逸飞死相惊恐,脸部有五个手指印,双眼凹凸,其余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外伤。而在门口还有一个年轻人正昏迷躺着,年轻人是昨天与陈逸飞喝酒的哥们浩然。“刘师傅,你看这起案子是凶杀吗?到底是谁所为?”“呵呵,小陈啊,看现场的状况与死者陈逸飞的死相不难看出是他杀,而且在门口多出来的男子是一个很好的答案,他应该知道事情的原因。”“刘长官,死尸的化验报告已经出来了,死者脸部有五个手指印,是在死者死亡八个小时前留下的,而在死者的衣服上有一些指纹,身体其余无伤口,但腹部好像受过重击,也可能是导致死者死亡的原因。”“刘长官,在死者的家中发现了多处脚印,与指纹,经验查,这些脚印与指纹并不是死者与昏迷的那个人的。”只见刘长官深深的吸了口气,“好了,这些我都知道了,你们把所有证据与指纹等,还有死者生前几个小时的通话,与谁在一起等整理好送来。”警察局的审讯室内刘长官正对着一个几乎没有力气行尸走肉的女子审讯,此女子正是昨天的如雪,他怎么也不能接受陈逸飞会死去,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会死去,虽然很恨他,但更爱他,听到警察说陈逸飞死的那刻,他晕了过去,现在虽然到了警察局但已经不会说话,不想说话。“说说你昨天与陈逸飞的情况?在他死亡前是与你通话的,而且他的脸上有你留下的手指印,还有死者是被重击而死,听说你们原先是恋人,这些你作何解释?”不论怎么问,如雪只是发呆,好像不是在问自己一样小陈看着刘长官说道:“刘师傅,我看她一定是受了重大打击,要不等她好了再询问?”“也好,不过我看她的嫌疑比较大,一定找人给我看管好了”“姓名?”“陈超”“与死者生前是什么关系?死者生前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当时都谁在场?”“与死者是好哥们,生前我们喝了一些酒,最后见面是十一点时候,我与浩然怕他喝醉开车危险,就去他家看看,最后见没事就走了。警官!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哥们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你一定要查清楚”。陈超沉重悲哀的求着长官“好了,你先走吧,有什么事情会通知你的”审讯室内刘长官,年轻的小陈,还有一个记录的女警察正思考着问题,突然小陈问道:“刘师傅,不是说,死者房间内还有一个陌生人的指纹与脚印吗?那个人也一定知道什么情况”。这一语点破了刘长官,他向外喊了一声:“小王,快过来”“刘长官什么事情?”“让你查死者家中的指纹与脚印查到没?”“刘长官,这个已经查到了,正准备向您汇报呢,您看”只见他拿出一些资料与一些图片图片上是一个不起眼而且陌生的人,这让众人很是奇怪,刘长官命令道:“去让警察局的同志们,一定把此人给找到”。“是!刘长官”。“现在还有什么新情况与证人没?“刘师傅,没有了,那个浩然现在还是昏迷不醒,刚才的那个陈超是没什么大嫌疑的,倒是那个女子如雪嫌疑大些,但我看也没什么破绽,最主要的是把这个陌生人与浩然整清楚一切也应该明了。”“嗯,有些长进嘛,好的,今天先休息明天继续”。又过一天,这已经是陈逸飞死去的第二天了,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案子还是一头雾水,没有头绪,只有怀疑,还是怀疑。终于在这一天中午,昏迷的浩然醒了“姓名”“浩然,”“那一天你看到了什么?为何在死者家中?你不是与陈超一起走了吗?”一个个问题正等着浩然来回答,他的眼睛飘硕迷离,口中嘟囔着说:“人不是我杀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我回去就看见他躺在地面双眼痛苦的凹凸着,啊”。“别激动,我们没说人是你杀的,只是想问问你所知道的情况,对了,当时除了你俩人还有别的人没?”“没有,我不知道,我当时进去时门是开着的,刚进门就看见逸飞…啊”浩然捂住头痛苦的回忆着“好的,你先回去养病,这件事我们警方会调查清楚的”浩然走后,刘长官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望了一眼旁边的小陈说:“小陈啊,这个案子,你是怎么看法?谁最有杀人动机?谁最可能是杀人凶手?”“刘师傅,我看杀人动机最大最可疑的是如雪,但我并不认为是她所为,因为具了解她很爱陈逸飞,而且当天晚上她已经在陈超与浩然之前走的,要是说怀疑的话,我看刚才这个浩然没有说出实话”。“嗯,很好,我也看的出来,不过我们还不能往下断言,现在就是看那个陌生男子了”。说曹超曹超到,不一会小王跑了进来,高兴的说道:“刘长官,那个陌生男子已经抓到了,现在门外”。“哦,好,快带进来审讯”。姓名?“张长贵”“哪里人?”“XXX市XXX村的”“你与死者没有任何关系,到底是怎么进入死者家中的,你目的何在?人是不是你杀的?”这个张长贵,猥琐的眼神,尖嘴猴腮的,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过遇到这杀人的事情,他还是很谨慎委屈的交代了事实。“长官啊,人不是我杀的,我自认倒霉,那天我只是想去偷东西,谁知道恰巧碰到这事了,我真的冤枉啊?”“偷东西!偷东西雪还是不说话吗?”“是的”嗯……时间在悄然无息的过去,案件依旧没有进展,现在反而更复杂了起来,谁都有疑点,而且好像谁也都没有疑点,这正是办案人员最头痛的事情。这一天刘长官把所有有嫌疑的人员全部聚集在一起开始一个一个得审问,然后让记录员一字不漏的全部记录下来,企图从话语中找出破绽。“今天还是问你的老问题,陈逸飞的死亡到底和你有关系没?”今天的如雪好像比前两天听到陈逸飞死亡的消息好一些,但还是不说话,这让刘长官很是无奈,最后决定只要点头摇头就可以〔47〕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8-5-30 10:3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明星用户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暴风影音论坛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226 )

    GMT+8, 2018-6-23 10:32 , Processed in 0.109359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快速发帖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